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明建设 >

邱满囤借粘鼠板重出“江湖”

发布日期:2021-12-17 02:51   来源:未知   阅读:

  会上,现在身为副董事长的“老鼠王”邱满囤展示了自己的产品———邱氏粘鼠板。一个小时内,地上铺着的十余块粘鼠板上,共捕杀到10只老鼠。试验结果令邱满囤和合作者非常满意。

  邱介绍说,所谓邱氏粘鼠板,就是粘鼠板和他的看家法宝诱鼠剂的结合,即在粘鼠板上撒上他研制的诱鼠剂来达到诱鼠、灭鼠的目的。

  经过蛰伏、等待,如今邱满囤终于重出“江湖”,此次采访,记者重点就邱满囤与合作者之间的合作展开。问:1995年诉讼败诉,当年邱氏鼠药被查禁后,这十年怎么过来的?邱:官司败诉后,工厂封了,车卖了,亲戚们走了,只有半路的媳妇带着孩子跟着我。收入没有了,但各地的饭店依然邀请我灭鼠,一次我收费一元,吃饭还是没有问题的。问:您认为邱满囤三个字的价值有多少?邱:我96斤,一斤价值30万元。

  邱:今年8月份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中午回家,当我路过无极大厦时,突然楼里跑出来一个女孩拦住了我,向我索要电话号码,我给了她,她又给了他们的总经理,就是现在的合作者刘斌这个小伙子。他比沧州一家粘鼠板厂抢先了一步。问:沧州那家企业给您的待遇怎样?为什么选择刘斌这个合作者呢?邱:许诺每月给我一万元生活费。经过来往,他老实、忠厚,所以我建议他结合我的诱鼠剂生产粘鼠板。

  问:你们之间是个什么样的合作方式呢邱:他投资,我技术入股,只负责生产技术问题。问:目前您的职务是什么?您占多少股份?邱:他让我当副董事长,技术总监,可我只愿意做顾问。我拿技术入股,占10%,此外每月还有800元的生活费。问:您认识马胜利吗?您认为您和他有什么共同之处?邱:认识,他今年69岁,我比他大一岁,我们通过好几回电话,但素未谋面。曾有一次,有本书叫《大沉浮》,书中收录了马胜利的名字,我听说后给他打电话说,“老马,这本书的名字对你来说将来得改改,叫《大造福》”,你看,老马现在不是又重新出山了吗?要说我俩的相同之处,我觉得有三点相同,长相相同、说话办事(的风格)相同、心眼相同。

  问:您认为什么是科学?自己怎么定义?邱:科学就是实践,就是简单易行。科学不会一棍子打死我的诱鼠剂,而是应该帮助我去完善它。问:您今年七十岁了,您的诱鼠剂秘方有传人了吗?邱:早有,就是我惟一的儿子邱新芳。他现在厂里担任车间主任。问:这次合作您有信心吗?您现在是什么心情?邱:我很激动,憋得浑身是劲,我终于又可以杀老鼠,所以,今天是老鼠的忌日。

  问:未来有什么打算?邱:下一步我将用同样的方法,消灭“四害”中的苍蝇和蟑螂。刘斌是何许人也

  对邱满囤来说,打心眼里,他把刘斌当作了自己的伯乐。刘斌是何许人也呢?什么动机让他搬出了邱满囤呢?“我们认识、合作完全是一种缘分。”依靠建材、木材等生意起家的刘斌介绍说,同为无极县人,他早就听说过邱满囤的名字,但直到4个月前,他才与邱满囤谋面,并最终决定听取邱满囤的建议,生产、注册邱氏粘鼠板。

  关于为什么要请邱满囤出山,刘斌坦然承认是受到了马胜利出山的启发,但他解释说,最重要的是,邱满囤是个名人,而且是一位无极名人,很有影响力却被冷落了十年,他觉得有必要和邱满囤合作,把灭鼠打造成无极县的一个支柱产业。

  多少年来,尽管邱满囤一直拥有各种荣誉光环、头衔、绰号,但他自始至终的身份只有一个:无极县郝庄乡农民。是农民就该老老实实种地,但1957年当邱满囤23岁时他却“琢磨”上了老鼠。邱满囤为什么要“琢磨”老鼠呢?据公认的说法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困难时期,饿得发昏的邱满囤发现,一家人仅有的口粮一夜之间被老鼠咬去了大半。这时,邱满囤发了毒誓:要统统判老鼠死刑。此后,邱满囤不出工,不干活,专以养鼠为业,他的古怪行为当即被人视作二流子。此后,他妻离女亡,开始历时11年的流浪生涯,经河北、河南、山西、陕西、山东、宁夏……卖鼠药糊口,进行灭鼠实践。直到1981年1月16日配制成功了自己的秘方———诱鼠剂。之后,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邱满囤灭鼠的传奇经历被多家媒体报道,邱满囤不仅成了名人,而且还得到了各种荣誉。1987年开始,邱满囤的事业达到了巅峰,这年夏天,邱满囤被聘回无极县。

  1987年6月,“无极县邱氏灭鼠研究所”成立,邱满囤任所长。“邱氏鼠药厂”随即破土动工。1988年5月邱满囤当上河北省政协委员。1989年4、5月,有关部门在石家庄、大连先后对“邱氏诱鼠剂”经过了技术鉴定。邱满囤拿到了科技成果鉴定书。

  1989年4月15日和1991年12月30日,诱鼠剂分别通过了河北省科委和商业部两级鉴定,认为“这项成果为国内首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1990年7月15日,全国最大鼠药厂在无极县城东拔地而起,省地两级投资达190万元。他的诱鼠剂先后获“振兴河北经济奖”、“河北优秀新产品一等奖”、“河北科技进步三等奖”、“中国消费者信得过产品”、“全国新科技成果奖”等。鼠药“邱王”、“满囤”商标被命名为河北省著名商标。他当上了省政协委员、无极县政协副主席、邱氏鼠药厂厂长。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邱满囤的事迹不断见诸报端,美、日、德、法、香港等27个国家和地区的厂家都表示,愿出数十万至上百万的金额购买邱氏鼠药的药方或邀请邱满囤到他们那儿去。而且,外国人相继乘飞机、火车、小汽车来到邱满囤家,国内有关部门、有关企业也来了,希望与邱满囤联营。然而,自1992年开始,专家通过媒体开始批评邱氏鼠药。1992年6月17日,《中国乡镇企业报》发表汪诚信、赵桂芝、邓址、马勇、刘学彦等5位专家的文章《要科学宣传灭鼠》,全国19家报刊转载。北京、天津、南京、山东、湖南等省市下令禁止使用邱氏鼠药。

  1992年8月12日,邱满囤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汪诚信等5位专家侵犯名誉权。1992年12月29日,北京海淀区法院一审判决邱满囤胜诉,科学界、舆论为此一片哗然。

  1992年12月31日,5位专家召开有首都几十家新闻单位记者参加的座谈会,宣布诱鼠剂风波难平。1994年1月10日,汪诚信等5位专家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1月11日,5位专家再次召开了记者座谈会。而这场农民邱满囤与专家组的诉讼在科技界引起强烈反响。朱光亚等200多位政协委员呼吁,严禁非法生产销售使用剧毒灭鼠药物。卢嘉锡等14位院士呼吁:维护科学尊严,确保执法公正,建议建立科技陪审团制度。由此在科技界引发了一场“维护科学尊严”的讨论。

  1995年2月22日,北京中院终审判决,邱满囤败诉。这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专门下文,开始查禁邱氏鼠药。